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飚仔·晓天·情塚

一瓣记忆,信手拈来,芳香簇簇,愉悦绵绵...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生命的颜色·粉色——春花秋品2016  

2016-10-24 21:43:46|  分类: 春花秋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   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       时下的北方,最高温度15左右,最低温度已达4度。在这个由热向冷过渡的时刻,身体是最不适应的,总是感觉发冷,所以穿上只有在严冬才穿的羽绒服。真正到了冬季反而不那么冷了,因为北方有暖气,只要不在外面逗留太久,热乎乎的身体足够抵御严寒了。
        熬了一些桂圆大米粥,再加一些红糖,枸杞这次没带过来,都放在家里,下次一定带过来一些。最近一直再减肥,现在顾不了了,为了抵御寒冷,必须补充能量。
        粥,非常好喝,心情也变得很温暖,如此静下来,坐在电脑旁翻看春天的花儿,真是最佳时刻。
       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       这次要品的是粉色的花儿。有一位作家,国外的,曾经说过,粉色才是生命的颜色。红色的血液在皮肤下流淌,显示出微微的粉色,这是充满生命力的象征。如果血液流出体外,很有肯是受了伤,严重的会死去,所以红色是死亡的颜色,有些晕血的人可能极度怕死吧,玩笑。说这话的是一个白人,当然他们皮肤白可以这么说。但对于黄皮肤的人来说,也是如此,毕竟黄皮肤也能透出生命的颜色。至于黑皮肤,可以从指甲上看出。写这些,是不是思维有些怪异,不入流,也许吧,在主流的眼里就是如此,除了名利,其他都是浮云。其实,自己看自己的想法,都觉得怪异,这些东西,有什么用,什么粉色代表生命的颜色,能吃吗?能用吗?能抓老鼠吗?哈哈,不过心里还是希望能有人理解,所以才会写这些,毕竟还没有完全摆脱红尘,如果真的摆脱了,这些都不会说了,在“恒”的世界里,那些事都是在低层次的空间里才会存在。
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这一树粉色的碧桃在同样是粉色的高楼的映衬下,显得异常生动,可惜的是,雾霾的身影让生命之色变得暗淡无华。生命再顽强,又怎能抵御得住能通过呼吸直接渗透到血液里的有毒微粒。 那些高楼,也涂上了粉色,有些讽刺。为了建筑这样的高楼,会制造出许多雾霾粒子,同时生活在里面的人,使用的电梯和其他能源都要比平房所用的多。但,谁又能阻止人们追求美好生活的脚步。说这些,又有些人会笑了,带着一丝轻蔑,如此幼稚;不过,总会有一些朋友能产生共鸣,尽管不会多,还是那句话,在物质和享受面前,谁会做到淡定。别说别人,我自己也是如此,使用电脑也会产生雾霾,因为电脑的运行需要能量。人,是矛盾的,或者说,生物的进化是矛盾的,一直都是,不知道时下是不是到了矛盾的底线,但愿不是。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发了一些牢骚,或者可以叫思考,反思,积极一点的话。这些粉色的花儿真的很美,较之其后的红色花儿,显得更柔和,更有生气。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还记得站在在这支碧桃前良久,闻着很淡的香味,不忍离去。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这是锦带花,花儿刚绽放时是粉红色的,随着时间的推移,慢慢变成白色,接着就是枯萎的时候了。可以说,这种花儿最能反映出粉色代表生命意义的本质。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这种笨重的熊峰,不是钻进花朵里,而是从花朵根部直接插入,霸王硬上弓。生命的进化,真的就是适者生存。除非,不想成为生物,就如我。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抚摸花儿时,总是非常舒畅,还是受到生物的影响,毕竟自己是生物。作为一个不想成为生物的生物,挺可怜的,好羡慕那些活得有滋有味的生物。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这是臭牡丹,第一次见很惊艳,看多了,就没什么了。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这种花不知道叫什么,叶子是紫色的,花儿白中带粉,而且很难界定到底是粉色,还是紫色。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海棠花,在我眼里,还是可以肯定是粉色的。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这是早樱,地道的樱花,本来是白色,不知怎的,也归到粉色里,就留在这里吧,至少花托是粉色的,或者说是紫色的。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碧桃,这种粉色比较地道,比较纯正。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这种晚樱的粉色也很地道。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这些晚樱白中带粉,或者说紫色,说不清,很多事,真的说不清,就如那些鸡毛蒜皮和蝇营狗苟。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在长焦下,这些晚樱真的太美。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粉色的花海,震撼,在镜头中反而显得局促,也许广角镜头会好些,不过目前没有这个打算。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这些,都当做粉色的花儿吧,生命之花。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这位老人,坐在椅子上,静静地,望着那些充满活力的打球的年轻人,他会想些什么?我呢,到了那个年纪,会和他想的一样吗?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芭蕾苹果的花儿,粉色,但是很难看,不想到了镜头里很漂亮,上镜。就如一些人,平时一般,但照相很好看。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这株紫荆,姑且也当做粉色吧,在我眼里,这也是粉色,其实,除了颜色的界定因人而异,因性情而已。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 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这些若隐若现的粉色晚樱,真的是生命之花啊!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
2016年10月22日 - 晓天的情塚 - 晓天·情塚
 看着这些花儿,恋恋不舍,那些在花下的愉悦重现脑海和全身的神经,好留恋,好自嘲,还是摆脱不开生命的宿命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7)| 评论(3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