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飚仔·晓天·情塚

一瓣记忆,信手拈来,芳香簇簇,愉悦绵绵...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怒放的小花——春花秋品(5)  

2015-11-13 18:50:04|  分类: 春花秋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怒放的小花——春花秋品(5) - 还在红尘 - 还在红尘
        今天,一位好友过世了。
        一直对于死亡都不愿提及,所以很少参加葬礼。究其原因,是因为内心的极度恐惧。 
        这位好友和癌症抗争了三年半,最终还是难以幸免。“癌症算什么,我一定能打败它”。他的这句话时常在耳边响起,尽管知道那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,但还是报以鼓励的一笑。
        就他患的那种癌症而言,一般人熬不过半年。在天津治病时遇到患同样疾病的病友,都早早离开了人世,也就两三个月,应该是被吓死的。而他,整整坚持了三年半。
        好吧,一路走好,到了那里,没有了红尘的纷扰,应该也不是一件坏事,毕竟,这种病太折磨人,不仅是自己,还有家人。
        生命,就是如此,有生就有死,存续的时间各不相同,死亡的方式也大相径庭。其实,如果能跳出人类对时间的认知,早亡二十年与晚亡二十年又有多大区别。在宇宙的长河中,这种差别小得可以忽略不计。
        春天的时候拍的小花,早已凋零。人生命时长与这些小花相比,在宇宙的视角下同样可以忽略不计。
        释然吧,最好的状态其实不是生的状态,而是永恒不变的状态,不是吗?既然选择了变化,就不能畏惧生死。
        这次,在看待死亡的问题上,应该有上升了一个层次。

怒放的小花——春花秋品(5) - 还在红尘 - 还在红尘
这种小花不知道学名,但儿时的伙伴都叫他小米粒花,因为他结出的种子就如小米粒一样,还可以吃,儿时可吃了不少。 
怒放的小花——春花秋品(5) - 还在红尘 - 还在红尘
 
怒放的小花——春花秋品(5) - 还在红尘 - 还在红尘
 
怒放的小花——春花秋品(5) - 还在红尘 - 还在红尘
 采了一棵带回家里,种在花盆里,由于光照不足,很快就干枯了,至今还有点后悔。
怒放的小花——春花秋品(5) - 还在红尘 - 还在红尘
 
怒放的小花——春花秋品(5) - 还在红尘 - 还在红尘
 
怒放的小花——春花秋品(5) - 还在红尘 - 还在红尘
 
怒放的小花——春花秋品(5) - 还在红尘 - 还在红尘
 
怒放的小花——春花秋品(5) - 还在红尘 - 还在红尘
 
怒放的小花——春花秋品(5) - 还在红尘 - 还在红尘
 一只死亡的喜鹊,现在看,也没有什么恐惧的了。
怒放的小花——春花秋品(5) - 还在红尘 - 还在红尘
地黄花。 
怒放的小花——春花秋品(5) - 还在红尘 - 还在红尘
既然有小米粒花,自然就有大米粒花。他结出的种子和大米粒的形状和颜色一样,只是小了几号,也是可食的。 
怒放的小花——春花秋品(5) - 还在红尘 - 还在红尘
 小紫蝶,怪不得那些花儿都结出了果实。
怒放的小花——春花秋品(5) - 还在红尘 - 还在红尘
 
怒放的小花——春花秋品(5) - 还在红尘 - 还在红尘
 
怒放的小花——春花秋品(5) - 还在红尘 - 还在红尘
 
怒放的小花——春花秋品(5) - 还在红尘 - 还在红尘
这也是大米粒花。 
怒放的小花——春花秋品(5) - 还在红尘 - 还在红尘
 
怒放的小花——春花秋品(5) - 还在红尘 - 还在红尘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7)| 评论(6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