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飚仔·晓天·情塚

一瓣记忆,信手拈来,芳香簇簇,愉悦绵绵........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个人的土贵乌拉公园——土贵乌拉之旅(四)  

2014-05-21 16:42:42|  分类: 国内旅游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一个人的土贵乌拉公园——土贵乌拉之旅(四) - 飚--飚心历忆 - 青鸾——飚
 
               第三天还算顺利,上午就将事情处理完毕,准备坐晚上八点的火车返回。 公差就是这样,匆匆忙忙的,记得一次到成都开会 ,晚上去晚上回 ,连成都什么样都没看清楚。不过这两年,心态变了,想慢慢享受生活,做事也不那么急了。

        中午吃了钩刀面,稍事休息,就去火车站候车。心中一直惦记着那个亭子,建议同伴去公园转转,可他想休息,于是给他买了一些吃喝的东西,就一个人直奔心中的牵挂而去。

 一个人的土贵乌拉公园——土贵乌拉之旅(四) - 飚--飚心历忆 - 青鸾——飚        由于对地形熟悉了,所以决定从另一个方向绕到了山的西侧。从火车站出发,步行大约半个小时的功夫就清楚地看到整座山和亭子。“山不在高,有仙则灵”,一点不假,由于纪松龄的纪念碑坐落于山腰,总感觉这座山充满了神圣的气氛。故此,如同一个朝圣者一样,一步一个脚印,来到山脚下。

 一个人的土贵乌拉公园——土贵乌拉之旅(四) - 飚--飚心历忆 - 青鸾——飚        初夏的土贵乌拉,风依旧很大,空气依然很凉,刚才还是白云朵朵,忽然间就乌云密布,大有山雨欲来的架势。此时,已经顾不了这么多了,既然来到山脚下,山是一定要爬的,箭在弦上,怎能不发!沿着石墙前行,不远处就看到几个大字:土贵乌拉公园。一切如同所料,看来生活阅历还是很靠谱的。

        可能是天气的缘故,也可能是季节的缘故,上山的路上一个人也没有遇到。本来就喜欢一个人,这简直是天赐良机,此时此刻整个公园就属于我一个人。于是,就这么快步而行,十几分钟的功夫就来到山顶的那座亭子。偌大的一个公园,就自己一个人,太舒畅了。不过,山顶风很大,吹得头发飞扬,拍照时能明显感到手机的晃动,这就是西北的特色吧——风大。

一个人的土贵乌拉公园——土贵乌拉之旅(四) - 飚--飚心历忆 - 青鸾——飚        这次来的目的就是想看看山的后面是什么,故此兴冲冲向后面望去,看到的是一大片沼泽。当时不知道叫什么,回来一查方知沼泽名为“无名湖”。说实话,真想去湖边看看,可看这乌云密布天气,最终放弃了这个念头。等下次吧,没准什么时候还会再来这里呢。如此一想,也就释然,转身慢慢向山下走去,这次准备沿昨天来的方向下山,再去瞻仰一下纪松龄烈士的雕像。

一个人的土贵乌拉公园——土贵乌拉之旅(四) - 飚--飚心历忆 - 青鸾——飚         正准备下山,从远处传来了嬉笑声,看见四个年轻人从拐角处隐现。终于看到人了!在看到他们之前,我是这山上唯一的人类。等他们迎面过来,我们聊了几句,得知他们是当地人,出来散步。能遇到他们,可以说是缘分,这种天气出来散步的人肯定思维独特,特立独行,我们之间一定有相似之处,这点我敢肯定,尽管我们是陌生人。难得遇到人了,于是请他们给我照了张相,自拍脸太大,还是远一点效果好。其实,人怎能离开人呢!

 一个人的土贵乌拉公园——土贵乌拉之旅(四) - 飚--飚心历忆 - 青鸾——飚        上山的时候有些匆忙,为的是想知道山的那边是什么;下山时放慢了脚步,慢慢欣赏西北的荒凉之美。西北的天气就是这样,刚才还乌云密布,转眼间云层间斜阳透出了半张脸,得意地笑着。

        不知怎的,今年和花草结下了不解之缘,在山上有幸看到几种以前没见过的花草,一一拍照。俗话说“难得有心人”,很多时候心里想着什么,眼里就能看到什么。心里想着花草,焦点在花草,眼睛就能看到花草。虽然主观,但是人就是感觉动物,感觉就是主观的,不是吗?今年花草成了我的最爱,也不知是不是要走桃花运的征兆,最好是!

 一个人的土贵乌拉公园——土贵乌拉之旅(四) - 飚--飚心历忆 - 青鸾——飚        边看花草,边慢慢下山,约莫半个多小时的功夫,又来到了诺铭广场,再次瞻仰了纪松龄的雕像,一看表,已经将近六点了。时间过得可真快,得回去了。但这次没有一丝遗憾,尽管没能到无名湖一览,因为即使到了无名湖,那边还会有其他风景,如此反复,哪里是尽头。以前一直也这么想,但骨子里还是会遗憾。最近变了,也许是成熟了,逝者如斯,何必纠结于过往!

一个人的土贵乌拉公园——土贵乌拉之旅(四) - 飚--飚心历忆 - 青鸾——飚

 

 

一个人的土贵乌拉公园——土贵乌拉之旅(四) - 飚--飚心历忆 - 青鸾——飚

 

一个人的土贵乌拉公园——土贵乌拉之旅(四) - 飚--飚心历忆 - 青鸾——飚

 

一个人的土贵乌拉公园——土贵乌拉之旅(四) - 飚--飚心历忆 - 青鸾——飚

 一个人的土贵乌拉公园——土贵乌拉之旅(四) - 飚--飚心历忆 - 青鸾——飚
 

一个人的土贵乌拉公园——土贵乌拉之旅(四) - 飚--飚心历忆 - 青鸾——飚

 

一个人的土贵乌拉公园——土贵乌拉之旅(四) - 飚--飚心历忆 - 青鸾——飚

 

一个人的土贵乌拉公园——土贵乌拉之旅(四) - 飚--飚心历忆 - 青鸾——飚

 

一个人的土贵乌拉公园——土贵乌拉之旅(四) - 飚--飚心历忆 - 青鸾——飚

 

一个人的土贵乌拉公园——土贵乌拉之旅(四) - 飚--飚心历忆 - 青鸾——飚

 

一个人的土贵乌拉公园——土贵乌拉之旅(四) - 飚--飚心历忆 - 青鸾——飚

 

一个人的土贵乌拉公园——土贵乌拉之旅(四) - 飚--飚心历忆 - 青鸾——飚

 

一个人的土贵乌拉公园——土贵乌拉之旅(四) - 飚--飚心历忆 - 青鸾——飚

 

一个人的土贵乌拉公园——土贵乌拉之旅(四) - 飚--飚心历忆 - 青鸾——飚

 

一个人的土贵乌拉公园——土贵乌拉之旅(四) - 飚--飚心历忆 - 青鸾——飚

 

一个人的土贵乌拉公园——土贵乌拉之旅(四) - 飚--飚心历忆 - 青鸾——飚

 

一个人的土贵乌拉公园——土贵乌拉之旅(四) - 飚--飚心历忆 - 青鸾——飚

 

一个人的土贵乌拉公园——土贵乌拉之旅(四) - 飚--飚心历忆 - 青鸾——飚

 一个人的土贵乌拉公园——土贵乌拉之旅(四) - 飚--飚心历忆 - 青鸾——飚
 

一个人的土贵乌拉公园——土贵乌拉之旅(四) - 飚--飚心历忆 - 青鸾——飚

 

一个人的土贵乌拉公园——土贵乌拉之旅(四) - 飚--飚心历忆 - 青鸾——飚

 

一个人的土贵乌拉公园——土贵乌拉之旅(四) - 飚--飚心历忆 - 青鸾——飚

 

一个人的土贵乌拉公园——土贵乌拉之旅(四) - 飚--飚心历忆 - 青鸾——飚

 

一个人的土贵乌拉公园——土贵乌拉之旅(四) - 飚--飚心历忆 - 青鸾——飚

一个人的土贵乌拉公园——土贵乌拉之旅(四) - 飚--飚心历忆 - 青鸾——飚
 
一个人的土贵乌拉公园——土贵乌拉之旅(四) - 飚--飚心历忆 - 青鸾——飚
 

 
一个人的土贵乌拉公园——土贵乌拉之旅(四) - 飚--飚心历忆 - 青鸾——飚
 
一个人的土贵乌拉公园——土贵乌拉之旅(四) - 飚--飚心历忆 - 青鸾——飚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9)| 评论(2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